中国金融生态城市发布系列活动将在贵阳举行

本周六公布五个入选城市  记者1月28日从贵阳市政府新闻通气会上获悉,中国金融生态城市发布系列活动,将于1月30日至1月31日在贵阳举行。市金融办负责人介绍说,此次中国金融生态城市遴选将帮助城市规范金融生态的各项工作,改善金融环境,在招商引资中凸显金融生态视角,借助金融生态城市的品牌效应提升城市竞争力。

贵州投资4600亿元发展“五大新兴产业”

(记者 张伟)记者于28日从贵州省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上获悉,2015年,贵州将投资4600亿元人民币发展“五大新兴产业”,计划项目共382个,其中民族和山地为特色的文化旅游业项目占比最大,计划年度投资380亿元人民币建设129个项目。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贵州将完成既要“赶”又要“转”双重任务,推进加快发展、摆脱贫困、缩小差距。

贵州:财政专项扶贫发展资金 60%投入民族地区

记者吴秉泽 王新伟从贵州省民族事务委员会获悉:2014年,该省民族地区主要经济指标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黔西南、黔南、黔东南3个自治州的经济增速分别为14.6%、14.5%和14.4%,位列全省第二、三、四位。

贵阳至北京动卧3月20日开行

今年3月15日春运结束后,中国铁路总公司将针对现有列车运行图表进行微调,2趟由贵阳北站始发的车次改为贵阳站始发,4趟终到贵阳北站的动车车次改为贵阳站终到。据悉,春运结束后微调的部分车次变化将于3月20日起实施,其中,贵阳北—桂林北D3551次、贵阳北—广州南D2801次改为贵阳始发;广州南—贵阳北D2816次、广州南—贵阳北D2818次、广州南—贵阳北D2820次、桂林北—贵阳北D3554次改为贵阳终到。

安顺:以黄果树瀑布为支撑 加快旅游业升级

1992年,黄果树申报世界自然遗产不成功,一个直接的原因,自然形成的村落——半边街,“人工痕迹过重”给景区造成硬伤,直接影响大瀑布景观。投入800万元建设智慧黄果树项目,投入4024.2万元实施游道、停车场、厕所、游客休歇廊亭、新售票点、景区维修维护,投入2.7亿元打造黄果树温泉酒店。

贵州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 新增77处

近日,省政府批准省文化厅确定的第四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共121项(140处),其中新增项目75项(77处),扩展项目46项(63处)。苗族水鼓舞、土家族高台狮灯、雷家豆腐圆子制作技艺、遵义王氏中医推拿……这些民族传统歌舞、戏剧,以及传统技艺都位列其中。

贵州省积极推动农业适度规模经营 禁止耕地“非农化”

1月26日,贵州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在贵阳启幕。陈敏尔指出,围绕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贵州要紧紧围绕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繁荣,全力做好“三农”和扶贫开发工作。

贵阳大数据产业:2000亿元不是梦

近日,贵阳市出台《关于加快推进大数据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力争到2017年,在贵阳市建成全球首个“块数据”公共平台,大数据产业总量规模突破2000亿元。“在大数据产业‘家底厚实’的基础上,贵阳市再在国内首创提出‘块’上集聚,这是一个适应贵阳当前大数据发展现状以及未来发展趋势所作出的决策。

霍健康:贵州学前教育如何做了全国榜样

霍健康:“2011年实施第一轮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以来,各级政府多渠道筹集资金共投入60亿元,新建改扩建幼儿园3800余所,新增在幼儿园40万人,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74%,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安顺市旅游局与韩国第二大旅行社达成合作协议

日前,该局与韩国第二大旅行社模德旅行社达成合作协议,今年将组织约5万名韩国游客到安顺旅游。韩国游客乘坐首尔至重庆的国际航班再中转至安顺,并在安顺住宿两晚,游览黄果树、龙宫、兴伟石博园等旅游景点。

贵州进出口总额首次突破100亿美元

记者昨日从省商务厅获悉:去年全省进出口总额首次突破100亿美元。1978年,我省货物进出口仅0.16美元,到2010年突破30亿美元。从30亿美元增长至100亿美元,仅用4年时间。

贵州政协委员:贵州医改可借鉴“新加坡模式”

目前,中国医疗改革进入深水区,全国各地都在紧锣密鼓思考医疗改革。27日,在贵州省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上,贵州省政协委员孙发则建议,贵州省医疗改革可借鉴新加坡的“低投入,高产出”医疗保健体系,并规范和发展私立医院,使之与公立医院协调发展,让“两条腿平着走”,形成医疗资源的优势互补。

贵州:2015年实现县县通高速公路

记者从26日开幕的贵州省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上获悉,2015年贵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将突破5100公里,实现县县通高速公路。

贵阳划拨1200万元救助金确保7万困难群众安全过冬

近日,贵阳市民政局将1200万元冬令春荒救助资金划拨到各县市,以确保各地受灾群众获得基本生活保障。

黄秋委员:点赞黔西南交通

谈到家乡黔西南的变化,政协委员黄秋有说不完的感慨。黄秋告诉记者:“交通的变化是最大的”,从黔西南来贵阳,现在就有两条高速公路可以选择,大大方便了他的出行,“高速公路可是节省了我许多时间。”他说。航空港、大输油管线的进入,也将给黔西南给的经济、城市和社会都带来了不小的影响。